电信业未来会不会倒下:外界指基因做不好互联网
2011-7-21

  今天的电信运营商正处在一种内心焦灼的状态,就像一座古典华丽的府第,尽管看上去还是家业兴盛,但总是听到门外传来“造反”、“革命”的声音,这使得府里的人不由迷茫惶惑:看来日子是要变了,未来究竟会怎样呢?

  互联网的枝蔓正在恣肆地绕过电信网的篱笆。KIK公司CEO Ted Livingston一句“干掉短信”,使得KIK这类的手机通讯录软件风起云涌,用户的手机只要安装这类软件,就可以给通讯录里的联系人任意发送信息,而运营商别想收到一分钱短信费。“干掉短信”还只是第一步,业界的口号是:“先消灭短信,接下来是电话”。想一想,如果手机厂商都给手机预装类似Skype这样的软件,甚至提供功能键,让人一键就能用VOIP打电话,那以后电信运营商还能收上多少电话费来?尽管IT、互联网和通信厂商对电信运营商长期形成的产业掌控力还心存忌惮,暂时还不敢太“放肆”,但思潮已四处涌动:抛弃电信运营商,它们快过时了!

  对眼前的这场危机,电信运营商自己其实也看得非常清楚,并在为此展开艰难探索。它们在传统电信业务之外,意图尝试互联网的内容、平台,拓展非管道业务。而对此业界人士普遍不看好,创新工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就说:“大部分电信公司的基因做不好非管道的工作。”电信运营商也在积极培育未来的创新业务,譬如物联网,搜狐CEO张朝阳对此的评价是:“互联网时代运营商的国营体制和思维语境全错了,我实在是鄙视这些不知所云的词汇:物联网,三网融合……整天意淫这些东西而不考虑消费者在干嘛”。

  如果按照外界的评论,电信运营商不能指望语音、短信等传统通信业务,因为它们将被新技术颠覆;电信运营商也不能指望新兴的互联网业务,因为在这块热土上他们缺乏“基因”;电信运营商更不能指望未来的物联网等业务,因为这是“意淫”……反正按照其他人的观点,电信运营商横竖就是死路一条了。

  我们来作一个极端的推断:如果电信运营商真的倒下了,世界会怎样?答案是:世界不会怎样。用户只关心自己是否能正常通话、上网,至于这个通道是基于电信网络,还是基于互联网络,他们根本不在乎。至于其他的IT、互联网企业,他们只会兴奋地“打土豪、分田地”,群起瓜分原本属于电信运营商的蛋糕。为了庆祝“革命”胜利,他们甚至会像鲁迅写《论雷峰塔的倒掉》一样,去写一篇《论电信运营商的倒掉》,然后告诉世人:这就是历史的必然趋势。所以电信运营商的未来是根本不能指望别人给出方向的,没人会关心它们将来是死是活,除了它们自己。

  电信运营商究竟有没有未来,这个不能靠听别人的,而是要靠自己头脑清醒。它们迫切需要想清楚几件事:到底要不要拓展互联网等非管道业务?到底要秉持哪些价值核心?Sun创始人麦克尼利曾说:“我对每个电信企业都在讲,要么你成为互联网企业,要么互联网企业成为电信公司。”事实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在取代电信业务,而电信公司却被一再告诫不要越位,不要进军互联网,因为那不属于你。在三网融合的大趋势下,这又是一个谁融合谁的问题。

  电信运营商就算拓展非管道业务,立身之本终究是网络带宽,这是互联网企业绕不过去的最后一道篱笆。可是当今天电信运营商把资金像无底洞一样投入3G、4G、WiFi和光网建设中时,那些互联网理论却在告诉大家:带宽流量应该去价值化,应该低价甚至免费提供。今天的现实是,当一个用户拿着利润率高达60%的iPhone4,每天上网从App Store上购买各种应用软件时,电信运营商却在一旁做“活雷锋”,因为用户在免费使用WiFi上网。

  产业利润正在从电信运营商向互联网企业加速转移,电信运营商都明白依靠电话、短信的好日子肯定将结束,可自己新的未来又在哪里?这无疑是一个需要电信业理论创新的时代,然而不幸的是,互联网发展有无数的支持理论,而变革时期的电信业却找不到自己的新理论;更为不幸的是,惊慌失措之下许多互联网理论被毫无鉴别地当成电信业的新理论,全然不明白互联网产业其实有着自身的利益诉求,把“革命者”的理论当做“被革命者”的理论,结果可以预料——学得越快,死得越快。

  未来从来就不是注定的,而是靠创造的。趁着家底还殷实,电信运营商来得及重新规划自己的命运走向。虽然四处传来“电信运营商将走向消亡”的论调,但有一种消亡叫挂掉,也有一种消亡叫涅槃,电信运营商可以做出选择。

原文出自【比特网】,http://telecom.chinabyte.com/64/1212056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