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过度电信化将筑新壁垒 单向准入背离初衷
2011-5-19

        三网融合的进一步推进必须从体制改革下手,如果不改变传统广电业6000多个独立的经济实体的现状,那么广电系在三网融合的竞争中,和电信系航母式作战的方式将难有匹敌之力。而单一依靠行政手段获得发展空间,其后期增长乏力,最终难免会黯然退出市场。如此一来,三网融合的大命题也就只能不了了之。

  让市场化的脚步来得更快一些

  只有市场化的竞争才能促进三网融合持续健康快速的发展。也只有市场化的道路,才能壮大广电系的实力,产生出世界级的大企业。

  从广电企业近些年的发展不难看出,市场化运作带来了大量的好处。湖南卫视通过改革在市场竞争一炮走红全国,成为极具影响力的媒体。紧随其后,上海卫视、江苏卫视、浙江卫视等省的广电集团也开始整合资源融入市场竞争,形成了今天百花齐放的局面。

  在这背后,仍有许多单位不思进取,背靠政府吃政策粮,尽管生存无忧,却也难有发展。三网融合的大时代里,这样的做法就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广电系拥有超过6000多个的经济实体,如果直接将这些单位企业丢入市场竞争中,互相竞争尚可,但是要和已经跻身世界500强的大型电信运营商PK,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因此,必须将现有的6000多经济实体加以整合,零星作战远不如团队作战。市场化、集团化是广电系参与三网融合最为关键的立足点。

  问题是在运营体制方面,传统广电业6000多个独立的经济实体怎样整合成一个统一实体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事业编制,政策保护,国家发钱,长期以来形成的这种整存模式使得广电系的这些经济实体逐步丧失了市场竞争的冲劲、拼劲。在这样的机制体制下,把他们丢进竞争环境中去,无疑是危险的。要参与竞争,市场化是首先的。因此必须打破铁饭碗,让他们到市场中去找饭碗。唯有如此,才能锻造出有竞争力的广电企业。

  市场化带来电信业今天

  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里,电信业从手摇拨号、远远落后于世界,到今天跻身世界500强,成为国际竞争的参与者,这一切都是依靠市场化竞争得来的。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发表评论《中国电信业的崛起》文章称,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中国电信业已经从一个原始的国家垄断产业发展成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和互联网通信市场。这个改变是中国快速社会和经济发展以及国有电信企业越来越成熟的一个证明。

  中国电信业的快速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市场快速扩张的巨大规模。目前中国市场的手机用户保有量达到了8亿、另外拥有3亿固话用户和将近5亿的互联网用户。其中世界最大的手机运营商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有5亿多用户,而与之最接近的国内对手中国联通则有1.5亿多用户,中国电信手机用户也超过1亿。在普通民众的收入稳定增长和地域流动性越来越大的时代,中国电信企业得以依赖这些规模经济使自己成为令人惊叹的全球竞争者。

  这种规模实际上得益于市场化,得益于经济改革。美国《世界政治评论》认为,中国国内电信业的变化是中国自1978年开始改革以来,该国经济发展最有活力和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方面之一。

  这种活力也为消费者带来了实惠。近几年,全国CPI上涨压力增大,电信行业综合资费水平却处于继续下降态势;经历了几次重组改革,电信行业在市场化、用户服务理念等方面走在我国国有企业前列;而在两化融合的背景下,电信业对于整个社会、经济的信息化水平的提升发挥了重要作用。

  打破壁垒双向竞争面向未来

  今天三网融合的市场大潮愈加汹涌,但是如果不敢下水又怎么能弄潮大海,直挂云帆?只有参与到市场竞争中去,按照市场的规律办事,三网融合才能带来真正的发展。这就要求市场要开放,要允许双向进入,要允许自由竞争。

  如果只是单项进入,这样的三网融合就显得光怪陆离,其融合发展的意义也就当让无存了。电信业市场化程度高,广电在三网融合过程中却要一味电信化,但是实力不及电信运营商,就要政府保护其成长,三网融合是业务融合,互相取长补短,但是不能等广电完全壮大成一家与运营商实力相当的时候再开放市场。从竞争的正常推进看,广电政企合一的体制显然不利于整个三网融合市场的竞争。

  正如韦乐平所说,竞争必须在同样的体制下竞争,企业和企业竞争,事业单位和事业单位竞争,一个企业和一个事业单位竞争肯定是没有结果的,而且胜负一清二楚。在拥有话语权的媒体跟进的情况下,国内三网融合正常的市场竞争有演变为舆论大战之虞。这从翼机通事件已可见一斑。作为物联网发展的典型代表,校园翼机通在推广方式上确实存在一定的问题,但是否因此就因噎废食全然否定其积极意义值得各方反思。

  从广电行业自身发展和双向进入来看,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教授认为,业务双向进入的前提是网台分离。也只有在网台分离的条件下,才有可能打破地方广电部门的利益割据,实现广电网络全国性的整合。

  今天的三网融合所面临的体制挑战包括监管体制、运营体制、法律保障。由于分行业监管的体制问题并未解决,已然成为三网融合的最大障碍。三网融合加快步伐,已经不单单是建立一个参与市场竞争的主体,加快全国网络的整合,最重要的是摆脱体制上的束缚。这才是重中之重。


原文出自【比特网】,http://telecom.chinabyte.com/441/12083941.shtml